http://www.tzrhsk.com

歌尔声学:一个流血狂奔的巨人

歌尔无法放慢自己的脚步:一个巨人,流着血,在生死赛道上狂奔。大多数人听到歌尔之后的反应就是这是一家很优秀的公司,这个从产品和人的角度来说我也认同这个说法,但是产业链的位置以及所处的行业使得财务上看来,这并不是一个优秀的公司,公司一直在失血。

1.血流如“柱”

不用详细计算FCFF,我们将经营性现金流净额和投资性现金流净额相加,然后画出一张图。两个现金流相加的结果,基本应该等同于FCFF,不会有较大的差异。

1.png

从上图可以看到,截止到2018年年报,歌尔有据可查的14年财务数据中,只有1年这个结果是正值,而且幅度很小。如果我们将歌尔的现金流量表直接画出来,那么就是如下图所示。

20191208-1.png

歌尔在2013年Q4之前是一个牛股,为什么牛呢?因为上市之后拿到钱,正好赶上智能手机的浪潮,不管是借款、发行可转债,还是增发,公司的净融入资金在2014年就见顶了,然后歌尔的股价是在顶部大幅震荡的。多数情况下估值并不低。但是如果结合第一张图看,这类公司的“经济”意义何在呢?

2.利润视角下如此优秀

2009-2013年,歌尔的成长在研究员的眼里是极度优秀的,收入从10亿变100亿,利润从1亿,变成13亿。股价涨幅也有1800%,可以说是非常优秀的一家公司。我们不否认歌尔内部的人在产品、研发、管理上做得是极度优秀的,但是这仍然挽救不了歌尔的颓势——这种颓势是企业战略定位导致的,而前面我们认为优秀的那些因素,都只能算是“战术性”因素。战术上的勤奋,无弥补战略上的失误。你也可以说这是路径依赖,也可以说这是先天缺陷。

从第一张图中我们可以看到,公司上市之后的业绩高增长,伴随的是现金流的快速恶化,公司每年的经营所得现金流根本无法满足企业的资本开支需求,需要不断的融资,扩张。从第二章图来看,公司近些年来经营性回款好了很多,但是投资支出更大,从上面可以看到2016-2018公司做了大量的资本性开支,这也是2019年收入能大幅增长的原因。但是利润上不是特别好看。

这里其实一个关键的问题:利润是否是衡量企业价值的关键变量。到底是用现金流衡量好呢,还是利润衡量好呢?如果是现金流,那是直接拿经营性现金流好呢,还是拿自由现金流好。

为什么我们说公司的管理层非常优秀,但是公司的财务表现不如人意主要是其所处的行业和产业链地位导致的呢?我们这里可以从固定资产和流动资产占销售收入的比重入手,来看看这两个数据背后所揭示的残酷真象。

我们重构企业的资产负债表:1.构建(流动资产-现金)/销售;2.非流动资产/销售收入。这两条曲线背后的经济学意义,我们稍后解释。

20191208-2.png

这其中我们能看到,蓝色的线条代表的是供应链占款和销售收入之间的关系,橙色的先代表的是公司的资本开支和收入之间的关系。从中我们可以很明显的发现,固定资产占销售收入的比重远远超过供应链占款。2008-2012年之间固定资产占销售收入的比重平均在60%左右,供应链占款雄风2010年开始也 逐步攀升。2013年之后一直到2017年供应链占款从50%的占比下降到了40%不到,这在消费电子行业是季度难得的。公司的产品,销售和管理水平,在面对下游大客户的时候,有一定的溢价能力。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说,公司本质上来说“人”是非常优秀的,管理水平也在那里。但是固定资产项是管理层无法控制的,这个是技术和产业链地位决定的。技术变革快,公司需要不停的研发新技术,投新的固定资产;生命周期短,无法有效回收固定资产。公司无论如何管理,你所处的消费电子领域的产业链环节和短生命周期的特征,使得这类公司很难产生现金流意义上的价值。

公司必须狂奔。有着足够的增速和规模,才能融来资,不管这笔钱是债务融资还是股权融资。一旦公司增速下来了,对公司而言打击可能就是毁灭性的。可能你两年不做新的资本开支,就会被供应链淘汰。老产品又会不断的被压价,这使得公司的经营会非常困难。像一个受伤的巨人,虽然血流不止,但仍需奔跑,一旦停下来,就是倒下的时候。但这错不在公司,而是这个行业的特征。

3.消费电子产业链的反思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